生命能量的秘密


在所有文化中都會為它取了一個名字。

在印度,它被稱為Prana,在中國,它稱為Chi(氣),但它也被所有其他古老的文化所共知和擁有著不同的名字。 利用生物能量進行治療是一種已知的人類能力。在古代,它的重要性大致在古中國和古印度的醫療科學中得到認可。 在印度,瑜伽練習者通過冥想和呼吸練習來鍛煉身體以增加能量。中國取得了更大的成果,使用針灸的方式,通過控制和引導這種能量,將失衡的身體狀態調整回平衡。 在這個觀察過程中,我們發現人體最大的生命能量是從許多穴位釋放出來。

在歐洲,這種具有生命能量的治療方法在羅馬帝國時期被視為治療手段之一。如果我們將聖經打開到新約中,所有四本福音書中都有描述通過觸摸來治療的方法。有時它被稱為“力量”。甚至聖經也將這種現象描述為上帝賜予的特殊能力,因為使徒和他們的門徒也運用生命能量的轉移來治療。隨著基督教信仰的傳播,所有歐洲人都發現了這種能量。 但到了中世紀,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由於某種原因,比平均水平更多能量的人有時被視為女巫。在教會審訊期間,巫術是一種應受懲罰的罪行。在這種情況下會發生兩種刑罰:女巫們被焚燒,或遭受酷刑。但是,在某些情況下,幸運的女巫又會被宣佈為聖徒。如果你閱讀關於聖徒生平,你會經常讀到這種生物能源造成的影響,事件或超自然現象。

不幸的是,在歐洲數千人只是因為他們具備生物能源的這些能力被判使用巫術而死亡。不僅因為生物能量水平高,有時只是因為嫉妒或某些意識形態的原因,他們也會被判在火刑中燃燒。但是很多人最終都因為生物能源的治療而受到了巫術的審判。主教和國王才可“正式”擁有這種生物能源的能力,但教廷及皇室是不允許普通人運用這些能力。

在1580年的德國木版畫上,我們可以看到在如何實踐使用探測棒。在照片左上角行走的男子手持Y形的樹枝,顯示這是沒有找到任何東西的。而中間的那個男人,削了一枝新鮮的樹枝,拿在手中的樹枝突然轉向,這意味著找到了一些東西。接下來我們看到工人們挖掘搜索。最後,在圖片的底部,對探勘結果進行了檢查。 今天,即使現今的科學界否認這種生命能量現象的發生。現代初期,梅斯默 Mesmer 開始在歐洲再次採用這種磁療方法,他將傳遞能量和催眠的方法混合在一起。催眠可以有效地用於釋放它或增加它的力量。

生命力或生命能量以可變的強度存在於人體周圍的任何地方。這通常被稱為光環而不是生命能量。經過大量鍛煉後的人可以感受到這個能量場的分佈,並且依靠這一點,他們可以或多或少準確地判斷出其他人患有什麼疾病,只需要感覺這個能量場在人體周圍變弱或變強的地方。通過替換,補充缺失的生命能量,可以至少在短時間內恢復疾病並且可以治癒疾病。

生命能量與 Radiethesia 的關係

自古以來,我們都知道使用“探測工具”可以探測到礦脈,洞穴或隱藏的電纜。在我們之中,大約只有1-2%的人在這方面的感覺特別敏感,儘管不是每個人都知道這種能力,聽到的事例並不多,只有極少數人在實踐中嘗試過。 民族學者已經收集了許多個案,Radiethesia/Dowsing 不僅僅是關於生物能量或薩滿教的治療。許多遷徙的部落都會使用這方法去尋找賴以為生的水源位置。

從商業角度來看,憑藉這些能力,我們可以探測到地下礦石和礦脈。在中世紀到現代初期,當地質學只是一門新生科學時,使用這種方法非常普遍。即使在今天的遠東地區,具有這些能力的專家也常常用來尋找不破壞我們身體能量平衡的房屋或那裡會影響我們身體能量平衡的地點。

於中世紀時代,政府官員和貴族間流傳著使用生命能量這種治療方法,他們首先不是以國家的利益為前提,而是滿足他們自私的貪婪和利益,官僚們看到了以此是個為自己斂財的機會,在官方支持下利用法律去設限。

在1837年刻劃的這些木版畫上,英國統治者查理二世正在施行“官方”治療。在一些儀式上,法國統治者也利用“官方”之名進行治療。只有“官方”治療從來沒有被消失,而普通人的治療就會被禁止或以巫惑之名判刑。

在16世紀初,法國境內幾乎沒有採礦業,為歐洲的鋼鐵工業奠基的是一位生於Beausoleil的法國貴族Jean de Chastelet,他並沒有如一般的貴族般加入軍隊成為戰士,而是全情投入於科學的研究中。 通過參觀歐洲各地的礦山,他學習了豐富的採礦及礦物知識。 從1600年開始,Chastelet就已經為法國皇室在法國進行勘探並在那裡開採礦山。 他與太太的礦產勘探術是使用Radiethesia/dowsing 的工具和方法,在法國,匈牙利,德國,意大利,西班牙和瑞典都發現了許多新礦場。 他們將畢生的財產及精力都投入於發現礦產,但他只是打開了它們,並沒有從中穫取任何利益,當他散盡家財向政府請求援助時,得到的卻是... 法國政府以他倆夫婦使用巫術為魔鬼服務的罪名向教廷舉報,當時的紅衣主教Richelieu 雖然知道他們是無辜的,但由於控告者的權力,紅衣主教並不想因此惹上麻煩,儘管他們為法國帶來了巨大的財富,但沒有人敢為這對貧窮孤獨的科學夫婦求情。紅衣主教Richelieu 為了減輕良心的譴責,他並沒有以巫術罪審判他們,因這會被判焚燒之刑,於是在沒有審判和定罪下直接將他們送入監獄。 最後男爵被送到了巴士底監獄,而男爵夫人則被關在文森國家監獄裡,他們四十年窮盡一生在尋找,最後他們在1645年和1642年分別死於獄中...

科學家們多次嘗試去理解和解釋超自然現象,並希望找到衡量它們的方法。法國的Arago是第一位找到突破的科學家,他們團隊在1842年二月的時候接觸了一位名叫Angelique Cotlin的小女孩,她擁有隨意移動物件的能力,如椅子或其他家具。Arago團隊發現這種能量類似於電能但又擁有其他特徵。

在很多紀錄中,我們都看到他們還擁有治療及尋找物件的能力;其中一個例子是葡萄牙人Donna Pedegache,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她就能在女人懷孕第一個跡像出現之前就已經知道她懷孕了。當她成年後,她可以確切地知道藏在地下物件的形狀及位置。有一天,她在回葡萄牙的途中突然要求停車,並告訴同行者距離地面三十英尺的地下埋藏著一件古董寶藏,是某種裝飾精美的物件,同行者在她的指示下發挖出一個雕刻精美的皇冠。 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由於很少人參與這類別的物理研究。許多人被某些半真半假技倆所欺騙,而對特異功能這種超自然現象有所誤解。

法國 Agénorde Gasparin 是第一個以生命能量為主題進行相關研究的科學家,1853年,Gasparin與朋友們在他家中進行了為期五個月的實驗。實驗方法是讓幾個人坐在桌子旁邊,雙手放在桌子上,等待桌子到移動。如果實驗成功,桌子將以相當快的速度旋轉,並且偶爾會在空中升起,或者進行其他運動。 他們對此作記錄,他認為這是由於實驗者身體能發出一股物理力量的結果。他提出了流體作用理論(稱為“ectenic force”)解釋這種現象。

1908年波蘭教授Julian Ochorowitz對一位名叫StanisławaTomczyk

的女士進行實驗。Tomczyk 被催眠後會聲稱自己名為"Little Stasia",她將雙手放在物件的兩側時,可以將小物體懸浮起來。Ochorowitz 在每次實驗開始前都會仔細地檢查她的雙手,並在非常近的距離觀察這些懸浮物,當實驗員嘗試分開她的雙手時,Ochorowitz 觀察到一些細線從她的手掌和手指間會發出,並會慢慢消失;當實驗員用剪刀剪斷,它們會立刻恢復。 1910年,Tomczyk在華沙物理實驗室接受了另一組科學家的測試,在嚴格的測試條件下,他們體驗了非一般的物理現象。

德國醫學博士Albert von Schrenck-Notzing 及其他專家成立了慕尼黑心理學協會,主要研究“特異功能”的現象。 對Stanisława Popielska女士的實驗中,使用多達9台攝像機拍攝到物件開始移動時,會從她的嘴,也有些來自她的乳房,肚臍,指尖,陰道,和她的頭頂出現如紗布狀的白色,灰色或深色物質。 這些物質 Schrenck-Notzing 將之稱為“teleplasm”,並提出 "意識形態成像" 以解釋這些異常的觀察結果。 以此理論為基礎下進行了大部分關於電子效應的研究,他發現這種能量可改變了物體的電阻和磁特性。

在著名的俄羅斯特異功能人士Ninel Sergeyevna Kulagina協助的實驗研究中,Nina Kulagina 可移動相當大的物件或改變指南針的方向。科學家們只對意念能移動手邊的物體實驗效果感到滿意,但都沒有試圖廣泛地理解和深入研究這種現象...

在我們當中有朋友會提出這樣的問題:我們能對人體生命力作出測量及能從訓練中提昇嗎?答案是可以的~ 敬請繼續關注我們,謝謝大家對我們學會的支持!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